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1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日志,就像私人日记,把几天的所见所闻丢到文字里去。未来的你就会抚摸着日志本(指屏幕)回味过往的经历,因为它们无法重来。电脑说。
       
        好吧,那我开始记了。我在Calibris的修车厂捡到这艘船,利用四天加一个周末(浪费时间)进行改造,成本是十个信用点(浪费货币),在此之前我还没有一架私人飞船。开飞船,天啊,这种行为就是在浪费生命,我们所要做的无非出生,然后等死。

        我一定要把这种带有强烈主观意识的话写进来,以后才有时间跟自己做一番争论。

        不管怎么说,我做完这件蠢事就后悔了。人类总在事后后悔,却不能在一开始就选择正确的道路。

        电脑有自我意识,很强的自我意识,也许这是主人弃船的主要原因。我一向赞成机器形成自我意识,节省时间,节省精力,我们要做的只是躺在沙发上,然后说“帮我关一下那个什么什么重力隐匿器”。他对我很友好,我也期待我们成为挚友的那天,但我不需要第二个马文,我是说,除了二极管之外,我差不多就是马文。

        我怀念沙发了,这里怎么没有沙发。

        我上辈子一定是个沙发。

        货真价实的彻斯特菲尔德沙发。

        飞船一般要有名字,可能纪念一些人,可能纪念一些事。我没有什么好纪念的,来来往往的破事都被时间打理干净了。于是我叫他“星鲸”,那是一种稀有动物,而他无非长得就像那样,让人摸不清他到底是鱼类还是哺乳动物。

        电脑也应该有个名字。电脑说。比如约翰、杰克什么的。

        真恶心。我说。

        他就叫电脑,无可非议。

        结束日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