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梦会悄悄钻进你的耳朵里,然后成为梦。

从那以后我又孑然一身。孤独的诅咒仿佛扼住了我的脚踝,我想要前行,却没办法走得更远,我需要一个同伴来告诉我如何分清正确和错误,如何辨别希望和绝望。与其说我的梦越来越频繁,不如说我为了逃避现实而加长了睡眠时间。

“博士,我们又见面了!”

整座艾尔斯岩骤然间压在我的胸口,熟悉的声音萦绕在我的耳畔,我大口地喘气,接着竟成为了异样的哽咽。我的潜意识应该正在寻找双腿,让自己得以在这个陌生荒凉的地方行走。尽管很难让活跃的大脑皮层相信,但我仍疲惫地告诫自己这是一场清醒的梦。

“不要有那么重的心理负担,我现在是自由的。”

她试图让我保持冷静,很奇怪,我的梦试图让我保持冷静。

“我在你的大脑里,别耍小聪明。”

阿斯特丽德·佩斯,斯塔星的公民,她活生生站在我的面前,只是有点儿透明,有点儿自以为是。我开始有能力集中注意力,我们周遭没有别的东西,只是刺眼的光形成了四面屏障,如梦如幻似的轻轻闪烁,同濒死实验的白光有几分相似。她向我走了几步,俏皮地转了个圈,仍然穿着那件黑白的服务生裙子。眼前光线忽而变得柔和,我带着困惑的情绪不礼貌地注视她,毕竟这种橙白色的灯光总是有些事情已经结束的感觉,好像以此就能让我相信她还在世。

“这算是某种心灵链接吗?”我生硬地问她。

对方耸耸肩膀。

“你一直在做梦,所以我来了。”她的眉间添了些阴霾,“除了璀璨的星系,其余都是纷飞的战火和无尽的寂静。”

“因为我没有办法救你回来……我能做到任何事,阿斯特丽德,我本可以做到任何事!”

“没有人能够无所不能。”

真是疯子!我在自己的梦里谴责自己吗?凭空想象出她的模样,借助她的口吻来安慰自己的无能?怎样的懦夫能够想出这等法子,用来遮掩无法弥补的空缺?她融入了星星的尘土,我又怎么有权利胡乱猜测她的想法?如若我能不说废话,想出一个万全之策,避免一切悲剧发生?操纵他人之生死,我亦是魔鬼。

“不要自作聪明——我去旅行了,一场称为永远的旅行。我没法踩在地面上,却能不借由任何科技观赏壮丽的星云和破碎的恒星。”

“仰慕星空,最终成为星空……如此,你感到孤独吗?”

“你也是孤独的,这是我们的宿命。”阿斯特丽德的笑容和她的名字一样美好,“这不是你的梦,博士,你知道我的形态是能做到这些的。如果你不想让我伤心的话,就不要认为这是你的幻觉。”

“是,你自由了。”

“那你呢?”对方小心翼翼地问。

“带着我所有的悲怆前行,永不回头。”我开口道。

泰坦尼克号的画面忽然重头倒带,光面从里边被打破,溅起的碎片划开了我和她的影子,破碎的玻璃在我们面前成为零零落落的水珠。霎时间,她在我眼中灰飞烟灭。

我猛然睁开现实的眼睛,眼前一片模糊。

阿斯特丽德,别再骗我了。

评论 ( 3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