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4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你真的要出去吗?电脑问。

        这是星鲸抵达的第一个星球。我说。这比我几年都不出门还要令人震惊,是吗?

        电脑发出类似硬盘读写的声响。

        我天。你是人工智能,明白吗?不要像人们一样喜欢给别人贴标签。我继续嘟囔,这是弗兰克的嘟囔,因为默尔索并不喜欢抬杠。或者你想这么做也行,但你需要知道标签既可以贴上去也可以撕下来。

        我穿好加热衫,将便携工具箱绑在腰带上。温度鱼舒舒服服地停留在零下二十五摄氏度的位置,这个星球显然比Volag-Noc要热得多。

        我带了空间转移装置,要是我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回来,就用心灵传输吧。我顿了顿,继续说。呃嗯,也有走太远而懒得走回来的嫌隙。

        于是我出发了。(由于我已经在记录这篇航行日志,所以说明我安全地返回了星鲸,所以没什么值得猜测也没有什么吊人胃口的经历,所以以下内容极度无聊,所以你或者未来的我正在浪费生命中宝贵的一两分钟浏览这篇无聊的报告)

        我从来没有见过雪。我看见了白色的树,白色的雪,白色的树。我不得不感谢人类的记忆功能,让我不必在意如何将景物写成文字。你只要想象一颗同地球一样大的星球,被无聊的白色覆盖,植物很少,风雪交加——就能节省我很多时间去描绘从眼睛进入神经的东西。

        我说真的,我讨厌写景。平面媒体万岁。

        然后我遇见了罗伯特。

        他是一个机器人,一米二左右,有手有脚,方形脑袋,不是很大。

        又是人工智能!

        这次我终于带了感叹号。也许我应该写写经历,譬如我是如何如何遇见他,并如何带上船的。(看吧,一点悬念都没有的文字,你或者未来的我竟然还在浪费时间)

        我们在山洞里相遇。起初我只是想收集一点石头,好开始我的普通石头收藏之旅。但是山洞简直是失落人士的标配。我吹了吹他散热器上的灰尘,给他配了一对新电池,他亮了亮脑袋两边红色的灯,表示“真棒,一切正常”以后试图与我交流。

        再见,我回去了。我说。

        等等,是你救了我,对吗?机器人问。

        不是。我想了想,补充道。是耶和华。

        你好,耶和华,我是罗伯特!他高兴地说,LED显示器上排出了几个感叹号,看来他的情绪表达能力非常发达。

        ……你还是叫我弗兰克吧。我说。你为什么不直接叫做“机器人”?跟罗伯特差不多。

        机器不能忘本。你想听听我的经历吗?他解释道,这是有史以来我听过最恶心的话之一。

        好吧,再见。我摇摇头说。

        你的意思是在和你回去的路上说吗?罗伯特问。

        我一定很讨厌给你编写程序的人,他斜杠她斜杠它肯定在社会生活里想得太多了。我说。

        那好,我说了!我是科研型机器人,隶属星球探索事务所,由于科考队负重太多,就把我抛弃了。罗伯特伤感地说。

        不要相信有组织的人,他们一般都挺混蛋。我说,接着直接进入主题。听着,我身边的人工智能太多了。你可以在那个五十米远的宇宙搭车点伸个大拇指,然后自行寻找别的处所,好吗?

        但你救了我。罗伯特说。

        只是换了块电池。我说。

        电池之恩。罗伯特平静地说。

        你好幽默。我闭起眼翻了个他看不见的白眼。那好吧,前提是,我只是不擅长拒绝。帮我记着,下次有人跟我说话,就提醒我尽管摇头。

        于是我带着罗伯特返回了星鲸,电脑很高兴,因为终于有其他生物肯和他聊天了。

        铁定是某些岔子的开端。

        结束日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