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3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第三天,我开始觉得有点饿。

        登船以前我吃了三个水牛翅,距现在已有六十个小时。我没想到要吃饭,而且我很想知道一日三餐的传统为什么能够如此长久地延续下来。

        电脑,船上有什么吃的吗?我问。

        电脑愉悦地嘟了一声。

        一台类似餐馆自助饮品机的机器出现在面前,我的腿正夹在沙发和机器的中间。

        希望你下次考虑一下人机关系。我说。

        顺带一提,他不属于我的监管范围之内,他是一套独立完整的系统,但是同我一样友好。电脑显然对自己的评价很高。

        又是人工智能。好吧,你好。我拍了拍机器上的蓝色按钮,它只有这个按钮。

        你好!机器的语调让我头皮发麻。请问您要吃点什么?

        我想吃……双层吉士汉堡。我说。

        吉士粉已经灭绝好几年了。机器说。

        我知道,我以为你造得出来。我悻悻地说。分子重组什么的。

        蓝色按钮顿时亮起,一块三明治从出口处呈出来。

        有鸡蛋,我不喜欢鸡蛋,还是半熟的鸡蛋。我把碟子推回去。

        机器把三明治吞回去,接着呈出一块牛排。

        好吧。让我猜猜,蛋白质包和调味料?我端起牛排。

        蛋白质包和调味料,聪明!机器用着和电脑一样的愉悦语气。以前那个人还以为是真的牛肉嘞。

        听说现在有自愿被吃的牛。我给话题起了个头,希望他自带互联网。

        已经实现了。人道主义协会用一些乱七八糟的逻辑向社会声讨科学家们的成就和那些开开心心的牛。机器说。

        我想起以前读的《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面也有一头自愿被吃,还以此为乐的牛。道格拉斯·亚当斯,他夸张的幻想到现在仍然很受欢迎,因为它们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实现。尽管外星商业图文没有得到本人许可,但他们还是借此大赚了一笔,甚至连阿加莎·克里斯蒂也不放过。现在一大半人类站出来,联名抵制出版社,意图捍卫人类的知识产权,可本质上又是另一场商业大战——话说回来,我不明白吃一头自愿被吃的牛为什么比不上吃一头不愿被吃的牛。

        这里似乎不得不提到门槛很高的素食主义协会,他们之中一大半成员都加入了人道主义协会。科学家当然不会在意他们的骂声,因为人们迟早要使用他们的研究成果。一周前,出于科学家的不懈努力和报复心理,人们终于听到了生菜的第一句话:

        “操你的,人生和素食主义者。”

        太残忍了,那些苦行者想必要发疯一段时间。

        我赞成一切有助于星际社会大乱的举措。我咀嚼着牛排说。给我一杯水吧……不,我喜欢橙汁。

        幸好橙子还没有灭绝。

        祝您有个好胃口!机器把橙汁递给我,然后自行回到飞船底下。

        我们离最近的一颗行星有多远?我问电脑。

        大约0.5秒差距。电脑说。

        我裹着印有蓝色警亭的珊瑚绒毛毯,失去了所有的睡意。

        结束日志。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