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2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你好,主人。电脑说。

        我不喜欢这种称呼,好像下一秒我就要付你工钱。我叫弗兰克·默尔索·洛佩兹,或者弗兰克·M·洛佩兹,或者弗兰克·洛佩兹,或者F.L.,或者弗兰克。我一向不擅长自我介绍。

        好吧,洛佩兹先生。电脑说。

        还是叫我弗兰克吧。我说。

        宇宙,其存在形式曾被推定为三种:开放、闭合或平坦。

        现在我们会说:那简直是废话。深色和星星,没什么好看的。

        我最后一次检查最高矢量仪是两个小时前,其余由电脑全权操控。我躺在观景玻璃前,看着Calibris上的各种轨道愈来愈小,最后只剩下虫洞列车发散的绿光依稀可见。

        新沙发万岁。我喊到。

        开船万岁。电脑跟着喊。

        我决定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睡一觉。

        你不进一步了解飞船的状况吗?电脑问。

        给我一份电子说明书吧。我慢慢睁开眼回答,沙发扶手上出现一份薄薄的电子簿。

        我打开说明书,把书页撕下扔到空中,然后摆成一排,逐一放大。

        “房间”?是可以切换模式的那种吗?我有些好奇地问。上一秒是控制室,下一秒就是迪厅?啊,我从来不去迪厅,只是打个比方。

        本飞船可以满足人的基本生活需求。电脑回答。

        给我一张大床就好了。我扫兴地耸耸肩。

        -酒窖,酒后驾驶要被星际交警罚款,删除。

        -羽毛球场,谁喜欢对着发球机打球?删除。

       - 游泳池,约等于浴缸,删除。

        接下来我删除了三分之二的房间,前飞船的主人大概是个很有活力的人,活力而且有钱。

        我不禁有点同情被遗弃的电脑和飞船。

        有没有感觉如释重负?我试图讲一句安慰话。

        说实话,它们不占多少内部空间。电脑轻快地回答。

        哦。

        我换个姿势重新躺下,余光映入玻璃外的星星。

        宇宙真的不错。我说。

        的确不错。电脑更加欢快地说。这是我认识你以来,听到的第一句赞美,弗兰克。

        结束日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