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曾有谈话》-1013

        时间机器猛然晃动了一下,男人重心不稳地坐在地上。

        没有一秒钟未关飞行防护罩的失误。确认。

        没有误入小行星带。确认。

        太空垃圾撞击。确认。

        男人松了口气,瞄了一眼水平仪,然后打开电子屏幕:除了浩瀚无边的宇宙外,什么都没有。

咚。

        他听见有人敲门,有人喊话,可这完全不符合现有事实。

        “很好,你开了氧气罩,所以别想摆脱我了!姑娘!”

咚。

        “你以为把我扔在宇宙里就好啦?我可喜欢这幅身体了!”

        男人蹙起眉,跳下阶梯,小心翼翼地拉开门。

        “嗨?”

        一只手突然抓住他的脚踝,恐怖片里渗人的画面一时间涌入他的脑海。男人爆发出惊叫,另一只脚顺势撞在门框上。

        “不管你是谁,尽管把我拉上去就好,谢谢!”

        她的手友好地放开了他,男人叹了口气以稳定情绪,因为对方把“谢谢”咬得很重,而他又没有理由把她晾在这里穿越时间漩涡。


        “好点了吗?如果塔迪斯没有进入自动驾驶,这一切显然会轻松很多。”男人气喘吁吁地扯出领带。

        “谢谢…但你为什么在我的塔迪斯里?”

        “什么?”

        “问题同上。”

        “什么??”

        男人见过很多奇怪的事情,但是一个女人莫名其妙出现在门口,然后跟自己抢夺塔迪斯的所有权,这种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附加条件,没有别的飞船,外面还是一望无际的宇宙。

        “不好意思,”男人决定先摊开手表示无辜,“我是说,外面没有飞船,而你却出现在宇宙里、塔迪斯的门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恐龙的错,香蕉的错,巴塞罗那的错,时间和空间的错。”女人正在努力整理自己的大脑,“呃,恐龙入侵巴塞罗那?”

        男人克制自己发出第三遍疑问词,对方在精神上可能受到了什么打击。

        “好吧,那就从最简单的开始。我是博士。”

        “我是……”女人仿佛被新鲜的挪威鳕鱼噎住了喉咙,想尽力吐出那个单词,“我是……我是……”

        “你是……?”

        “我是亚历克·哈迪。”

        博士把手盖在眼睛上,绝望地压了压太阳穴。

        “那是个男人的名字!”

        亚历克·哈迪,听来耳熟,也听来正巧。他以前认识这个警探:长相与自己相似,留胡子,过着糟糕的生活,接管糟糕的案子。也许她是广教镇的人呢?不,不,不是,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但是,但是,但是她为什么又在宇宙里?

        博士下意识把坐标设定在地球上。

        “要喝茶吗,女士?”

        “加奶,谢谢。”

        女人盯着塔迪斯的内部装潢努力地回忆什么,博士端着两杯茶走了过来。

        “你看起来不是很好。”

        “对,我的大脑里有太多东西了。”

        “例如?”

        “我记得我被塔迪斯甩了出来,又一次…对,又一次!我明明把说明书好好地放在了控制台上!”

        博士心里咯噔一下,他忖度着一只布谷鸟又死了。

        他一开始就想验证这个想法了。

        “你不记得你是谁了吗?”

        “这应该是暂时性的。”女人停止胡言乱语,冷静地啜茶,“我记得事情,事情的经过,事情的名称,唯独想不起别的。”

        “如果你知道塔迪斯把你判定成太空垃圾,你一定不会高兴的。”博士兀自点头,随后猛然摇头,“呃,对不起。脱口而出的内心想法。”

        女人哈哈大笑。

        “你和你的沙滩鞋一样蠢!”

        博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需要知道一些事情来证实自己的观点。

 

        “看着我,女士。”

        “为什么?”

        “你只要看着我。”

         他们把各自的眼睛交给对方,像是两个宇宙在互相遥望。两个人分别把星星举过头顶,恒星与恒星重合在一起,构成一副立体的宇宙光景。

        “嘿,你还好……”

        女人昏厥前听到最后一个词是:博士。


        广教镇照理说是度假胜地。

        这些人看到海便会忘记风。海风像是一首歌,人们站在风里用不着思考。它主动接触,把真实和咸味带到人们身边。少许人总是喜欢像大人物一样思考,以为自己是个哲学家,譬如探究“我们是否活着”这样的问题。然而,终极答案只有一个,除此之外没有其他能够触摸得到的回答。

        “这是个能够捋清思绪的地方。你想起之前的事情了吗?”

        “能…不…好了,可以了。”

        “第几次重生?”

        “十三……准确地说是十四次。”十三任嘟囔道。

        十任斟酌了一会儿,说:“可是周期……算了,我已经这么老了啊。”

        “说话注意点,小伙子。”

 

        听见他的笑声,十三任摘下眼罩,阳光让整个视野迅速模糊起来。十任从别的地方递来一支冰淇淋,但它像受时间限制似的尚未开始融化。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塔迪斯周围呢?”

        “你要问问她了。那个时候我什么也看不见,身体漂浮在空中,转眼胡乱抓住什么是什么了。”她眨眨眼睛,这是一双非常、非常好看的眼睛,“当务之急,我需要找到我的塔迪斯,回到我的时间线上:她总会幸存于灾难中的。”

        十任左右晃了晃脑袋,舔了舔右手的大拇指,巧克力真是一种热量十足的友好的甜品。

        “你不会真以为你一个人在这里走走就会找到她了吧?”

        “还真没有,阳光男孩。”十三任离开沙滩椅,肆无忌惮地伸伸懒腰,“我还要带上你。准备上船吧,水手!”

        “听上去像是宇宙海盗的语气。”十任耸耸肩膀,随后压着嗓子低吼,“那可是我的船,小姐。”

        十三任冲他挤挤眼:“你一个人自诩宇宙海盗的日子还不多吗——尽管我挺喜欢这个地方的……你还知道带我来这儿。也许…我是说也许,我会改个名字叫做保罗,哦不…贝丝,贝丝之类的名字在这儿过人类生活。”

        十任恰好想说些什么,但是大脑却在对着语言卡片玩飞镖游戏,最后他说:“有人说过你很好看吗?”

        “哈,什么?”

        “你的眼睛,你的头发……啊,别管我了。”他摸了摸下巴,想合上它。

        “你算是第一个。女船长很酷,对吧?”

        十任颔首微笑,赞同道:“女船长很酷。”

        “我知道法师为什么说我玩弄地球女孩了。”

        “你不会真认为……”

        “开玩笑的。”十三任笑嘻嘻地做了个鬼脸。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博士们决定在沙滩上走走,这是一个两票通过的决议。

        “挺不错的地方。”

        “适合安居。”

        “而且充满了奇迹。”

        “坐在安乐椅上,膝上盖着毛毯度过余生。”

        “还有一只猫。”

        “你知道吗……我有点想养猫。每天都把各种责任揽在身上,很难变得更加友好。”

        他们感觉气氛有些多愁善感。十任抓了抓眉毛,顿时有点愧疚。他看着远处那块石头——应该是有别的名字,但他还是管它叫石头——很令人安心。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

        “但这一切还是很棒的。我现在就想交一些朋友。”十三任随意地挥挥手,补充道。

        “很棒,是,很棒,像碳酸饮料里的气泡声。”

        “对,把它们晃一晃!”

        “哈!”

        他们走到“那块石头”底下,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夕阳染红了整片海洋。半晌,十任朝来的地方轻轻甩头,开口道:“我想,我们应该回去定位你的塔迪斯了。”

        十三任点点头,转身。

        他们还是继续聊了一会儿。

        十任起了个头,潜意识中似乎一直想做个激励者:“你知道……你肯定知道,日子远不止有沙滩、海浪和阳光。”

        他们无缘无故地笑起来,十三任接下他的话:“还有无边无际的天空。”

        两个人的大衣下摆都任凭海风吹起。

评论 ( 3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