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我称他们为“隐形暴力者”。我说。语言就是语言,跟所谓的本质——比如正义与非正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明明可以用观点的不同来区别他们。电脑说。


什么观点?学术观点吗?我问。你想想看吧,并非如此,那些都是毫无意义的闲碎言语。因为信息之间隔着一道匿名墙,所以隐暴者将对方同化为隐暴者,使得吵闹成为主流,言语正确也不那么重要了,要求他们客观几乎做不到。此类语言就是语言,跟所谓的本质没有什么必然联系,除浪费时间以外,再激烈的争斗不具有任何意义。


思想碰撞是难免的。罗伯特说。不然你就得避免跟别人说话了。


我正为此努力。我看了看身边的人工智能,半开玩笑地说。说真的,我是个极度消极的人,没法为社会做什么贡献,但为了避免被同化,我会选择闭嘴——我活到现在,最讨厌两件事情:无休止地反驳与显而易见的问题。前者是普遍现象,后者则是不动脑子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