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6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我说真的,我很抱歉。我说。

        没关系,人们都有低潮期。电脑轻快地回答。

        人生就是不断遇到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罗伯特点点头,显示屏上跳出一条不明所以的曲线。

        嗯,你最好别再这么想了,我怕你得抑郁症。我带着愧疚的语气说。我研究过你的悲伤回路,它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

        今天又是全新的一天。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全新的一天”是由“旧事物”组成的,“洗牌”无非是拿“旧牌”重新组织顺序,所以“顺序”有一天肯定会重复,因而我们不该断定今天真的是“全新的一天”。我咬着蛋白质包,漫无目的地想。

        五十二的阶乘,哦。

        这种思考能够让我暂时摆脱莫名其妙的情绪化,正当我的思绪停留在“蛋白质包”时,星鲸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我滚下沙发,脑袋撞在铁板上。

        电脑?我问。

        正在分析原因。电脑说。

        直接查看定位,我们应该误入了小行星带。我爬起来冲向控制台。

        没错,航向被人篡改了。电脑带着惊讶的语气说。你今天的反应好快,弗兰克。

        我大部分时间的确很懒,但我现在愉悦得很,不想马上就死。我操纵着一个球体游标,匆匆瞥了一眼窗外黑乎乎的宇宙。况且,我的遗愿是站在“移民委员会-最后人类”的百米大尖碑上,喊着“杰罗尼莫”往下跳,然后让见证者们给我写一个讣告:“弗兰克·默尔索·洛佩兹-对宇宙没有贡献的烂人-有幸离世”。这对剩下人类的自尊具有极大的杀伤性。

        罗伯特发出类似大笑的呼呼的声音。

        真恶心。我立刻打开隐匿系统,盯着底下那行坐标骂道。远程操控。

        也许是近年兴起的宇宙海盗什么的。罗伯特说。科考队以前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他们侵入你的系统,改变飞船的航向。但你知道,他们不是为了抢劫,而是为了好玩。

        我讨厌好玩儿的东西。我说。

        我们有能力反击。电脑野心勃勃地说。星鲸的系统目前是十一级。

        科考Ⅱ队。罗伯特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系统也不差,但是……嗯,你可以联网搜索一下,反击宇宙海盗不会有好下场的。

        人工智能们显然有些分歧。

        睡觉时间到了。我打了个呵欠说。

        罗伯特把他的电子脑袋转向我,我几乎能想象得到那该是怎样一个诧异的表情。

        怎么了?我问他。

        你心也太大了!罗伯特说。

        没有能力就什么都别做。我忍不住继续打呵欠。再说了,事不过三,这只是第一次。

        星鲸再次抖动了一下,电脑显示螺旋喷口里有一包垃圾。

        好吧,第二次,这没什么。我越来越困了。

        检测到船身有……涂鸦。电脑说。

        有什么事情能比睡觉更重要呢?我离开控制台准备走向沙发,很好笑的是,我竟然感觉到这两个没有眼睛特征的人工智能把目光都落在了我身上。

        随后我听见一声巨响,头顶上一排绿灯迅速亮起,差点把我晃晕。

        仓库被撬开了。电脑说。有入侵者。

        我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好吧。

        我闷闷不乐地抬出几年前在学院里做的热射版特斯拉线圈枪。

        电脑,打开仓库后门;罗伯特,跟着我——呃,这不是鼓舞士气,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我真的困死了,要是我的嗜睡又犯了,记得叫醒我。

        还有,电脑,如果有什么意外,记得帮我发布刚刚那个讣告。我十分严肃地说。(显然,我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我感觉还有什么需要交代。

        于是我想了一会儿,不紧不慢地说:

        嗯,对。让我们致敬H.G.威尔斯,以及尼古拉·特斯拉。

        (00:00,日志自动提交。剩下的部分只能隔日再写,明天变成明天,明天比明天多一个明天,老天,默认设置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