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杂草回生》

·航行日志
·D5M7 暗物质时代第21个太阳年

        (日志分类:忽略项)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发火,又很想打开舱门跳进真空里自杀。

        我坐在控制台前写这篇日志的时候,大脑立刻格式化,几万种想法瞬间消失,只留下尚有余温的无用的情绪。我想一个人待着。虽然我的确是一个人,但我没法把其他那些人工智能不当成人来看待。

        比如电脑和罗伯特。

        该死的电脑锁住了舱门,我听着机器人的道德圣经,搞得好像星鲸上唯一的人类最不像人类。

        为什么这些事的承担者非我不可呢?

        我是说,我们只在宇宙里飘了五天,一成不变的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无聊,现在我却要做出改变,被迫在星际社会里插上一脚。

        真该死!人构成社会,却要与社会对立。

        我昨天就该果决一点,不把罗伯特带上船。他跟他的名字一样,仿佛是一个有着正常道德标杆的人类。

        你为什么对改变不感兴趣呢?罗伯特问我。

        因为我很累。我低下头继续校准航行指针。

        我的心理健康分析告诉我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罗伯特犹豫了一会儿。你跟别人不太一样。

        我终于抬起头看着他,说。所谓正常标准都是精神学家的无聊实验。

        可你刚刚忽略了一条求救信号。罗伯特说。

        但我把它转接到别的船上了。我说。

        如果是一场大爆炸呢?像是176事件,人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导致装有五百公斤炸弹的飞机坠毁。罗伯特说。

        我不觉得那有我什么事。我说。人们喜欢把责任放大,再安到每个人身上,说什么朝同一个目标努力——而那无非是个幌子。

        这样不会太冷漠了吗?罗伯特继续说,半辈子久积着的无名火突然冲上我的大脑。

        朋友,你以为我出生后就是现在这样吗?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喜欢把一切看作虚无?我发自内心地大笑起来,好让罗伯特见到我仍然拥有别的情绪。

        有人说自己在宇宙里很渺小,却总是以为自己很特别。认为自己拥有一些独特的思想、特殊的经历,独自舔舐伤口,自行认为自己与他人格格不入。

        我告诉你,这些都是废话。恐惧等同于不屑,不屑等同于恐惧。

        他们从来不剖开表象,而是将他人放到自己臆想的世界里,好像唯独自己才能认清尘世。但是表面下永远有一万种真相!你知道,人类为了顺应社会,可能会改变自身的表象——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独一无二,每个人都隐藏真我,每个人都囿于自己的小思想的时候,宇宙就真的模糊了。

        至于我,我无非也只是这样一个飘在宇宙里的烂人,是我的脑残故事中无所不知的叙述者。不过不同的是,我把我所有的直白的想法都拿给你们看,我无需隐藏自己的想法。

        你以为我原本就叫做弗兰克·默尔索·洛佩兹吗?我起先只是弗兰克,性情与我刚刚描述的人差不多;后来弗兰克需要限制言行举止,便让洛佩兹加以约束,他觉得,自然、宇宙才是最为明晰的存在。你读过阿尔贝·加缪吗?因为我在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为了缓解这样的躁郁,就出现了对一切都不管不顾的默尔索。

        需要解释的是,他们不是三个人,而是三种处事态度。我说的话,做的事,始终是我狭隘思想里,三方会谈后最简洁明了的产物。

        这是我自己的生存准则,如果你觉得我不近人情,那么我原谅你。

        现在我很愤怒,莫名其妙的。我以前经常这样,但现在几乎不发作了。不是因为你,罗伯特,不是因为在场的你们,这一切全都是我的思考造成的。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往往会后悔出生。我现在一想起以前的、未来的人际交往,就会发狂。享受人生?人生不就是不断遇到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吗?时间可以解决一切,可以把几分钟几小时的意义全部踩在脚底。我有任何意义吗?我除了呼吸、吃饭、消耗公共资源,又能改变什么呢?我天,普通人是如何过活,又是如何区分事情到底有没有意义的!

        这是我五天以来说得最长的一段话。我顿了顿,不再开口,脑子里全是愤怒和愤怒。我想不到有什么方法能够缓解这种情绪,于是我冲向舱门,试图跳出飞船。

        开门。我说。

        不行。电脑犹犹豫豫地说。

        我在机器人面前快速踱步,莫名其妙的愤怒让人几近崩溃。

        你必须冷静。罗伯特用劝慰的语气说。

        你了解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我也知道要冷静。我语气平静地说。

        如果你觉得这样能够帮助你,那就去做。罗伯特似乎对自己的观点有点动摇。人生就是不断遇到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人生就是不断遇到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我高声重复道。

        黄色信号灯再次亮了起来,底下那颗星球似乎正在发生政治战争。

        我的大脑快要炸掉了。

        (日志最终分类:最高优先级)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