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lCity/DT/DW/APH/GoodOmens
弗兰克
文手
马文体质
本体沙发
人是具有逆向思维的杂草
I hate this never-ending sky.

© D.I Lopez
Powered by LOFTER

The Same Ending-1011

-The Same Ending
-1011

Tenth正在经历作为时间领主习以为常的死亡,他最后一次用手抹了把头发,手指骨节上微微闪着金光。无论是接受重生的同时承受孤独,还是在临死前一群亲朋好友围在身边,他哪个都接受不了。耗损过度,尽早结束,哪怕是再死一遍--但是他的意识深处仍旧不乐意改变。

"I don't want to go."

“我记得你把它停在商店旁边了。Anyway,我先回去了。”
“Clara!我说这是我的塔迪斯那这就是我的塔迪斯!……哦,不………”

Tenth惊讶地朝声音的来源望了望,重生霎时被终止。三秒反应过后,Eleventh慌慌忙忙地冲出了Tenth的塔迪斯,随手带上门。他意识到自己闯进了过去的时间线,而且还是最重要的时间点。

“我承认是我错了,里面装潢不对……那儿!我看见她了!”

Eleventh自顾自地嚷嚷起来,接着紧张地迈开步子,从小步转而大步。他忽而感觉有什么东西揪住了他的肩膀,他并拢脚跟,手部胡乱地摆了摆,那一瞬他碰到了肩膀上那只冰凉彻骨的手。

“我记得我锁了门的。”
“说来话长…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知道……”

他们的视线最终对在一块儿,无声地传达“我认识你”的信息。他看见他的眼里光逐渐黯淡下去,那双欲图吞下宇宙奇景的眼睛只剩下最后喘息着的火苗。他很愧疚,但“对自己愧疚”始终是非常奇怪的。

“不是吧……”
“什么?”
“我未来有个大下巴??”
“Oi!你就不能礼貌点吗!?”

Tenth盯着他的脸忍俊不禁。他对这张脸有着隐隐约约的印象,也许是即视现象在作怪,但脑子里真实与虚幻的界限愈发模糊,一份份文件都显示“查无此人”。还是说,这是预感未来的能力?不大可能。

“该死的。”

世事无常。Eleventh像八十年代儿童剧的喜剧人物一样,抬手拍了一下脑袋,接着低声咒骂了一句。他的目光在地面与对方的脸之间来回转移了不下十次,最终伸直手臂像个赌气的孩子一样拽起Tenth的手,什么都不顾地走向他自己的塔迪斯。

“我带你走。”

“重生?这种事情先缓缓!”

在Tenth搞清楚状况前,他觉得自己像是再一次把饱嗝咽了回去。上一次他把重生能量注入到断手里搞出了个人类,这一次又是硬生生被自己的未来状态拉过去……旅行?

“你知道我正站在一次抉择面前。”Tenth忍不住发话,“死亡或重生。”
Eleventh没有接他的话,而是闷闷地发了一个语气词。

“这种状态下我活不长,要是没有及时重生…”

Eleventh用力地拉下手刹,小臂头一次撞在控制台边缘。他转而看向倚靠在门上的Tenth,气鼓鼓地呼出一口气。
“支撑并支配剩下的时间,这有什么错呢?”
这种语气让Tenth觉得意外的傻,他总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细节,视野里闯进这个人后反倒更加想不起来。

“那好吧…”Tenth无奈地扬起嘴角,像是勉强赞同了对方的行为,“权当最后一次。”

——

“甜筒?”
“甜筒。”

冰淇淋车,傻乎乎,手舞足蹈,拍照。
Tenth紧紧抱着双臂靠在公园的长椅上,脑袋越来越乱,几乎组成不了一个完整的句子。虽然在这时候感染鼻病毒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普通感冒的那种头昏脑胀。
在他回来之前离开吗?
他稍微给混沌的大脑腾出了一点空间来思考这件事。
走都走不动了,就此…停下?我之所以不想走是因为…这张脸留下太多遗憾了。
Tenth的神经仿佛被猛击了一下,要是因为胆怯、孤独,而死在这里,未来就没有那个总是笑嘻嘻、样子蠢蠢的第十一任了。

Tenth在Eleventh回来的时候故意拍了一下对方的额头,他们之中的某一个冷得像是冰窖。他没有把这件事提出来,但他着实清楚自己的体温变化。
蠢货!Eleventh不会蠢得意识不到这件事!

“啊——我好困——”Eleventh坐在Tenth的身边,他从一开始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迷迷糊糊仿佛被抽离了灵魂。半晌,他打开了一小条眼缝,眼前的Tenth正出神地盯着自己,他随即突兀地打了个挺,额头和额头撞在了一块儿。

“我怎么在你腿上睡着了!!”
“你自己说想睡觉的——”
“别用那种眼神!!!”
Tenth边笑边咳嗽。
愿时间足够。

送别显得有些拖拖沓沓,Eleventh好像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口,事实上,Tenth已经见识过对方乱七八糟的脑回路,也许是重生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导致自己的未来成为了多动症宝宝。

“为什么带我走?”Tenth最终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不想看你离开得那么痛苦,即便我知道那是必由之路。”
“但是时间流不同步,我又会忘记你。你之前并没有考虑过这点,是吗?”他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又”。
“Tenth……”

“没关系,我玩得很尽兴,至少目前来说是的。”Tenth高兴地耸耸肩膀,佯装毫不在意,“你的出生就是我的死亡。”
他必须重生,回到那个时间点。

“我走啦。”

塔迪斯启动的声音此时是另一种希望,那是把重生作为责任来看。Eleventh忽然想起来,Tenth重生的地点并不是在地球上,更不是在伦敦的叉车厂,而是悄声在宇宙中消失。

接下来,便是他自己的戏码。

评论 ( 7 )
热度 ( 22 )